奶豆短视频app下安装

神威!

恐怖绝伦的神威,轰然降落,压爆空气,锁定唐慕白乃至周身百米范围。

叶天圣、萧青山、萧青岚无不身体僵硬,脸庞苍白。

其他人差不多,通神之下的,全都无法动弹。

就是乌之才,脸色也不好看。

因为降临的神威,比他掌控的神威要强出至少一倍。

不过,没等他反击——

“呼轰~”

虚空忽然炸响,迸发气流席卷半空。

一个和真实手掌几乎一模一样,却放大了十倍的火红掌印,随着神威的降临,出现在唐慕白头顶上空,并以流星坠地的骇然气势,迅猛降落。

呼!!!

“轰——”

安静的女生最美丽的写真

狂风骤卷,呼啸天地。

一轮堪比烈日的光团,绽放明亮刺眼的光芒,从唐慕白身上升起,迎着降落的火红掌印,笔直向上。

《镇日王拳》!

呼~呼~呼~

劲气如龙,席卷整个药王谷。

金光迸发,耀眼仿若天外大日。

光芒闪烁激射中,衍化夺目光带,一圈圈缠绕在唐慕白身体四周,盘旋着一路上升。

大日神体!

二转的力量,催动到极致,释放出的力量,加持进入拳印。

两两叠加,超过了四。

“轰隆~!!!”

震耳欲聋的响声,犹如惊雷骤然绽放。

那一瞬间迸发出的光和热,冲击虚空出现一个清晰的轮廓。然后,周遭范围的空间,尽数扭曲,疯狂涌动。

炽热耀眼的金色拳印,好似天罚一般的火红掌印,在漫天的余波,海啸一样的冲击下,互相抵消。

“嗡~~~~~”

虚空颤鸣,摇晃耸动。

“住手!”

“混账!”

“尔等敢!”

药王谷四周,传来一连串怒喝声。

并在下一刻,四面八方响起“嗖~嗖~嗖”的破风声。

两秒不到。

唐慕白等人的空中,多出了十几个气息如渊、气势恐怖的身影。

“谁动的手?”

云渊铁青着脸庞,目光喷火扫视人群,“当我药王谷是公园吗?说动手就动手?想怎么样就怎么样?”

没人理他。

现场所有人这一刻,全都望着唐慕白,脸上神色各异。

有的震撼,有的吃惊,有的愕然,有的嫉妒……

抵消了?

唐慕白出的一拳,竟然抵消了火红掌印?

要知道后者可是一名天命巅峰的强者,含怒之下释放出来。

其中蕴含的破坏力、杀伤力,不是先天武者能够想象的。

哪怕唐慕白是通神境界,想接下那一掌也不容易,不吐几口血,休养个几年,根本别想恢复。

因为出手的是辛照朗爷爷,药王谷太上长老、辛量。

辛量尽管还没晋级涅槃,但天命巅峰的境界,足以辗轧全场所有人。

唐慕白却能扛住他的含怒一掌,并打消掉。

这……这太不思议了!太让人难以置信了!

唐慕白什么境界?

不过是刚刚突破先天!

以初入先天的修为,对抗天命巅峰的一击。

这种事情以往别说发生,就连想都不敢去想。

现在倒好,就发生在眼前!

当着所有人的面,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的当空贡献。

饶是现场众人身份超然,经历的大事数不胜数,此刻,仍旧情不自禁被如此大的差距对轰镇住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这其中甚至包括辛量本人,也愣了半响,显然没想到他的攻击,被唐慕白轻松化解。

随后,听到云渊的怒喝声,才猛然醒悟,双目喷火,再次吼道,“不管你是谁,敢杀我孙儿,都得去死!”

“嘭~”

空气炸响。

辛量第二掌尚未推出,整个人率先被一股无形力量包裹着,往后倒飞出去数百米远。

“辛长老,没听到我说住手吗!”

云渊冷着脸,扫视一眼地上的辛照朗尸体,怒视停滞下来、准备再次扑回来的辛量,喝道,“你孙儿死了,谁告诉你唐慕白就是凶手?”

“他!”

辛量一指乌之才。

“咳咳。”乌之才轻咳,解释道,“我可没说唐慕白就是凶手,我说的是唐慕白嫌疑最大!毕竟在此之前,唐慕白和死者有过冲突,双方已经结下仇怨!”

“放屁!”

神威消散,恢复自由的萧青山,顶着还带有红晕的脸庞,指着乌之才骂道,“你撒谎!故意栽赃陷害!我都已经说了,唐大哥今天一整天都和我们在一起,根本没见过辛照朗!你倒好,什么都没有,就指着唐大哥一顿陷害,还嫌疑人,要我说,你才是嫌疑人!”

“萧青山!你给我闭嘴!乌长老是纯阳剑宫长老,地位崇高,身份高贵,是你一个少年郎能随便指着的吗?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快给我立刻道歉!”

段协冲萧青山瞪眼,训斥了一番,随后看向脸色铁青的乌之才,歉意道,“不好意思,小孩子不懂事,冒犯乌长老,还望乌长老大人大量,不要和他计较。”

乌之才,“……”

双拳紧握,眼中尽是怒意的他,极力控制自己不发怒。

段协这番话看似训斥萧青山,实则指桑骂魁,说给他听。

意思只有一个,以大欺小!

身为纯阳剑宫长老,却欺负一个刚突破先天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。

还要不要脸了?

这份隐藏的含义,现场大多数人都听的出来。

正因为人多,乌之才才恼怒的火焰直冲大脑。

不过,云渊、薛庵,药王谷的多位太上长老,被刚才的动静引出来,他再大的怒火,也必须得忍着!

他不说话,萧青山、叶天圣自然无法再针对。

唐慕白一样,暂时忍着,扫了一眼,便收回目光,看向云渊、薛庵,质问道,“云谷主、薛长老,是不是你们药王谷一向这么办事,什么都不弄清楚,就随意出手,打杀无辜?”

“这个,都是误会。”

薛庵尴尬笑了笑,“辛长老不是有意的,他只是因为辛照朗的死,受到刺激过大才……”

“哦,刺激过大就能随便杀人?”唐慕白冷然打断,“刺激过大,就是杀人的借口?”

“不是……这不说了是误会吗。”薛庵有些难堪。

云渊脸色也不好看,但没有开口。

辛量不分青红皂白,就对唐慕白出手。

错在他们这一边,唐慕白生气,情理之……

嗯,等等!

辛量对唐慕白出手,唐慕白没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