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ana的另一个意思

人事部和财务部这两个部门,这两天是最忙碌的,刚开除一个人,又接到电话,说要整改公司,要拿勤表和工资表。

人事部经理松小小,让人抱着勤表,她抱着笔记本前往会议室。

财务部林晶,也带来叶总需要的东西。

两人坐好,忐忑不已。

叶新轻敲桌面:“但凡是一个月请假超过四天,旷工者,不打卡者,勤和工资不符合者,没有业绩者,通通开除!”

此话一出,大家都惊了,都在那里说着,这不行那不行。

更甚至于有人说道:“照这样开下去,都没人了。”

“我的公司倒了,是欠你一分钱,还是让你出了钱?”叶新如此怼人的话,让众人闭嘴。

松小小立即把这些资料,部调出来,看了一眼,内心忐忑的很,就这样,办公室至少得走一半的人。

林晶那里也把名字调出来了,一并送到叶新面前。

叶新手指还在轻敲,犹如敲在众人心脏上,炎千和左泽配合着查看,十几分不到,就把符合叶新要求的人,挑了出来。

“这些人,部叫过来,开除!”叶新双眸冷寒,冷声道。

软萌美少女大眼圆脸俏皮双马尾户外写真图片

一半的人被叫进来,看着明明帅到双脚合不拢的叶总,此时却害怕的双脚发软。

叶新双眸凌厉的扫向他们,淡淡道:“我公司不养废人,既然你们想要舒适,那就请不要来我公司,我不接收。”

众人惊讶,连忙说自己的理由。

叶新道:“不管什么理由,我不接受,明白?”

这些人,刚才叶新已经让相万查了,几乎部都是李唯一的人,打着她的幌子不做事,却拿一份完整工资,他为什么不开除?

有人不服,想要去告,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把他们开除掉。

叶新冷声道:“请便!”

众人这次是真的害怕了,这位叶总,昨天一上来,就用真材实料,把大家给怔住了。

此时,又用这一手,把大家给震的不敢反驳,因为叶总不接受反驳。

松小小和林晶的动作很快,配合的也很好,不敢拖泥带水,此时若是不动作快点,就不定就要被叶总给开除。

都没用到半个小时,这十几个人就拿着工资,灰溜溜的走了。

叶新又看向众人,冷声道:“若是让我发现,自己的事情给别人做,以及欺负新同事,我会让你们知晓,什么叫做开除。”

大家噤若寒蝉,哪还敢乱来。

“再者,加班者是弱者,只有没能力的人,才会加班。所以,加班者,一律开除!”叶新的话,让众人又惊又喜。

加班是有加班费,但大家差那两个钱吗?

可是不加班,没有男女朋友的人,要怎么办?

再者,能力不强者,岂不是要被开除,这就是弱者死,强者生的环境。

公司的整改,让大家人心惶惶。

大家还没松一口气,后勤部也被叫了上来:“自今天开始,公司餐没有小灶,所有高层和员工,都将在一起吃。”

后勤部的牛燕,心中直叫苦,这若是高层也来吃饭,她们还能赚得到什么钱。

心中这样想,脸上却不敢表现,她可是听说,公司已经炒了很多人,点头微笑道:“是是是,叶总。”最新

“饭菜自明天开始,部改成自助模式,吃多少让他们打多少。”

“再把垃圾筒部撤掉,所有人不准剩饭剩菜,唯者罚款!”

“报了餐不在食堂吃的人,这种浪费的人,以后都不接受他在食堂吃。”

牛燕明白这句话,报了餐却不在食堂吃,他们却要按这么多人的饭量去做饭,不吃不就浪费了。

大家不知这条件是好还是坏,总知是喜半参忧,觉得这个叶总,如个老妈子一样,连食堂都要管。

十二点下班,大家都没敢动一下。

叶新起身,朝食堂而去,一路上,所有人都如望叶新,又每一个人都避开他。

这就是玉面郎面狠面阎王的那个叶总。

叶新拿着托盘,前来排队打饭,然后坐到靠门口坐下。

豆牙听说自今天开始,食堂饭菜免费,所以他来打饭,带回去给小夏吃。

他一进来,叶新鼻子耸了耸,他闻到了小夏的味道。

他寻味望去,居然看到了豆牙。

这个男孩,当初绑架了小夏,却在最后一刻,救了小夏。

若不是看在他救了小夏,又还是个孩子的份上,他一定弄残他。

叶新失笑,这个男孩的身上,怎么会有小夏的味道,自己这是幻想症发作了吗?

豆牙怯怯的排在队伍里,一个女人跑来排队,看着穿着清洁服的豆牙,扇扇鼻子,满脸嫌弃:“你怎么回事?怎么跑我们这里来吃饭?臭死了!”

豆牙闻闻身上的气味,小心道:“不臭的,衣服我都用洗衣粉,洗的很干净的。”

“却,还用洗衣粉,现在这个社会,谁还用洗衣粉洗衣服,你给我一边去,别在这里影响我们的胃口。”女人怒喝着,踢了豆牙一脚。

豆牙吃痛,却忍痛道:“叶总说,所有人都可以来免费吃饭。”

“那个所有人中,不包括你!”女人见众人都支持自己,特嚣张。

豆牙弱小可怜无助,瑟瑟发抖的退出队伍中来。

这时,叶新双手插兜,走到豆牙身边,指着嚣张的女儿道:“你,开除了!”

女人傻了,泪流满面,她怎么那么倒霉,怎么就让叶总给看到了。

其他人也是一脸懵逼,没有想到,叶总居然会在这里吃饭。

刹那,大家都规距坐好,不敢乱说话乱起哄。

要知道,叶总可是出了名的喜欢开除人。

待到豆牙打了饭菜,叶新道:“一起吧?”

豆牙瑟瑟发抖,这个男人可怕的很,若是他知晓小夏在自己那里,还不生撕了自己。

而且,自己不是明明绑架了小夏吗?

为什么叶总还对自己这么热情,看着好害怕!

“不了,叶总,我要回家吃。”豆牙紧张的身都在抖动。

叶新挑眉,道:“家里还有人等着你吃饭?”

“对,我姐姐……”豆牙看着叶新,犹豫道,“她眼睛看不见,我每天中午都得回去给她送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