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色软件下

网络时代,任何消息都流传的极为迅速。加之近年来,不少影视作品的出现,令很多普通人对异常的东西,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其中自然包括神秘的海洋。

南极海发现疑似‘海神’使者白海豚的消息传开,瞬间引来世界记者跟研究人员的好奇。那些亲眼目睹白海豚神奇的护鲸船员,也瞬间成为各大媒体追逐的焦点。

即便是那些被营救回来的捕鲸船员,也受到各方媒体的关注。只不过,做为‘邪恶’的一方,小鬼子死硬不肯放弃的捕鲸政策,再次受到多国环保组织的抨击。

很多从事捕鲸行业的人,看到这段视频之后,同样吓的够呛。正所谓‘做了亏心事,也怕鬼敲门’,这些人也很担心,有天会被白海豚找上门来。

几千吨的捕鲸船,都被鲸群给撞沉,那么鲸群一旦疯狂造成的破坏力,只怕任何人都不敢低估。有先进武器又如何,大海终归还是属于海洋生物的。

何况,在此次奇异事件当中,还发生几只传说中的大王乌贼。这也意味着,一旦捕鲸船被白海豚盯上,其后果可想而知。下一次,船员能不能幸存,那就不敢说了!

总之,发生在南极海的白海豚事件,令更多人的目光转向南极海。多国派遣舰艇及科考船,开始对南极海展开拉网式搜索,希望发生白海豚的踪迹。

虽然很多人不太相信,可第一批抵达南极海的科考船,很快侦测到沉没千米之下的捕鲸船。这就意味着,在这里确实发生了,视频中流传的奇异事件。

甚至因为这个,纽西莱还特意颁发禁令,禁止近期船舶前往南极海。而理由是,近期南极海形势不太稳定,不建议本国捕渔船,进入该海域活动。

收到通知时,洪伟等人也很郁闷的道:“这么说,咱们接下来不能去南极海了?”

“没关系啊!去不了,咱们换片海域捕渔不就行了?没帝王蟹,多捕些海鲜回来不也一样吗?等这次热闹过去,咱们再去那边捕蟹就是了。”

对于庄海洋的回答,洪伟等人想了想也觉得有点道理。事实上,庄海洋也为搞出来的动静而意外。可仔细想想,会造成这样的结果,其实也很正常。

唐筠乔清新如夏花纯美迷人

通灵之物,一直流传于民间,却鲜少有人亲眼目睹跟接触过。白海豚的出现,无疑宣示一种新智慧生物的出现。会引起各国震动,自然也就很正常了。

想明白这些,庄海洋私下也暗笑道:“看来往后行事,还是要尽量低调一点才行。不过,这次事情闹的这么大,往后还是可以借助白海豚,隐藏一下我的存在了。”

凡事有利有弊,对修行无名功法的庄海洋而言,有些事他无法避免。说的简单点,随着他实力的提升,有些事他早晚都会做,不可能一直这样低调下去。

只要觉得事情可以做,那庄海洋又何需顾虑太多呢?

受临时禁令的影响,庄海洋跟其它纽西莱的捕渔船一样,开始选择其它海域进行捕渔作业。好在纽西莱四面环海,想捕捞常见的海鲜鱼类,自然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几次下来,收益虽然比不上捕捞帝王蟹,可每次赚到的钱也不少。最为重要的是,捕捞船此刻的利润,明显比刚开始提升了不少。

随着跨国直营店的生意火爆,渔人海鲜直营专卖的知名度,也不断的流传开来。除了小宗的货物购买外,直营店还推出了大宗的货物购买。

其中绝大多数的海鲜,都被运回南洲岛进行二次分销。确保食宝阁的海鲜供应之余,也给公司创造更多的营收。相应的,船员们分到的收入自然也更高。

跟往常一样捕渔归来,庄海洋也适时道:“班长,通知下去,接下来休息一周。看这情况,估计再有一周左右的时候,禁令应该会解除,咱们到时继续去捕蟹。”

“好!等下我通知下去!”

“要是有人打算出去转转,尽量安排他们跟旅行团一起出行。这帮家伙,口语过关的没几个。到处乱窜的话,我还真担心他们到时会迷路呢!”

“有旅行团过来吗?”

“嗯!明天会有一个旅行团,大概五十人左右的规模。我姐她们一家都过来,所以我要陪她们在牧场好好玩几天。出海这么久,咱们中途休息一下,也很有必要。”

虽然这样做,多少显得有些假公济私。可王言明等人都清楚,庄海洋还是很在意亲情的一个人。姐姐一家过来,他这个当主人的,总不能抛下姐姐出海吧?

如果是早出晚归,那还没什么问题。可他们出海,往往都要在海上待一周。时间一长,指不定姐姐一家假期过去,都没办法陪玩几天,那多遗憾呢?

考虑到国内有派专人陪同,庄海洋第二天中午,便带着租赁来的大巴车,独自开着汽车带上李子妃,前往南岛机场准备登机。而本岛的话,庄海洋还是没去。

来回折腾的话,多少还是显得有些麻烦。况且,老姐一家身边,也有庄海洋特别派出的男女安保人员,外加旅行公司的专职导游,他们去不去关系都不大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,海洋牧场近段时间,每周都会接待一批境内跟境外的游客。相比境内的游客,大多都会在牧场短住,境外游客却带给南岛不少收入。

原因很简单,境外来的游客,虽然大多时间都住在牧场。可根据行程安排,他们依然会入住南岛其它的旅游景点,在那些景点自然也会消费。

有消费,自然就能创造收益跟税收。可以说,海洋牧场兼营的旅游接待,也正在逐渐扩大。南岛方面,对于这种现状,自然也是极其拥护跟支持的。

看着从空中缓缓降落的飞机,庄海洋跟李子妃也长松一口气。等到飞机平稳降落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这一番折腾,估计老姐肯定觉得累了。”

“也是哦!飞这么远,时间还是很长的。只不过,她们坐的头等舱,应该还好吧!”

此次出国游,所有开销都是庄海洋负责。相比其它乘客预定的大多是商务舱,庄玲一家则乘座头等舱。因此,在飞机上的舒适程度,还是要比其它游客更好些。

对于这种差别对待,游客们也不会多说什么。本身导游就有介绍,庄玲一家是老板的亲姐。招待自己亲姐,特殊一点不是很正常吗?

看到从飞机上走下来,手里还抱着孩子的自家老姐,赶忙上前的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姐!”

听到呼唤的庄玲,很是长松一口气的笑着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要是再不来,我怕等下被你收拾呢!怎么样?一切还好吧?”

“嗯!只是坐了这么久的飞机,多少显得有些累。好在,这小子没怎么闹腾!”

说着话的同时,看着怀中睁大眼睛,不时打量周围人群跟风景的儿子,庄玲也笑着道:“皓皓,这是舅舅跟舅妈,你还认识吗?”

就在她准备给儿子介绍,有段时间没见的舅舅时。庄海洋却直接伸手,从姐夫手中把外甥女给抱了起来,笑着道:“婷婷,你是不是又长高了?”

“是吗?我真的长高了吗?”

被夸的小外甥女,看到庄海洋的时候,还是显得非常亲切。对她而言,随着开始读小学,也变得有些淑女起来。不再像以前那样,动不动跟假小子一般。

这种变化,更多也是缘于,她开始觉得自己是姐姐,应该是个小大人了。

陪着老姐一家闲聊了几句,庄海洋把小外甥女交给李子妃,以主人跟老板的身份,开始走到那些前来游玩的游客中,陪着这些游客闲聊了几句。

而后才道:“诸位一路辛苦,这里距离我的牧场,还有一小时左右的车程。所以,还需要诸位在忍耐一下。到了牧场,我会先安排你们住下,而后再开饭,如何?”

“行啊!我们没意见,过来一切听你安排!只不过,好吃的,要多准备一点哦!”

“放心,别的没有,好吃的还是不少呢!”

陪着这些游客聊了几句,表达地主的厚迎之谊,他就安排随行导游,开始让游客们登上大巴车。至于庄玲一家,自然坐到自己开来的商务车上。

等到庄玲一家上车,庄海洋也适时道:“婷婷,饿了吗?”

“还好!下飞机的时候,阿姨给我买了吃的。”

“那行,等下到了舅舅家,舅舅在给你做好吃的。对了,车上有你最喜欢的草莓!”

“真的吗?哇,好多大草莓,谢谢舅舅!也谢谢舅妈!”

看到李子妃递过来,已经洗干净的一筐草莓,小丫头自然满心欢喜。那怕周岁已过的小外甥,看到那些草莓的时候,也眼巴巴的道:“姐姐,要!”

听到这话的庄海洋,也很意外般道:“皓皓讲话很清楚嘛!”

“还好!爸爸,妈妈,奶奶,姐姐什么的,他还是说的比较清楚。其它的,表达能力还差一点。在家里还好,只是来外面的话,好像还是有点怕生。”

“这不是很正常吗?他才多大点,能这么乖听话不闹腾,你就应该偷笑了。”

看着特意坐后面,替外甥跟外甥女剥草莓的女友,庄海洋也觉得女友表现的非常不错。反观先前还有些怕生的外甥,吃过草莓后,也不怎么抗拒李子妃了。

只是想抱他的话,小家伙还是会选择躲进妈妈怀里。对他而言,或许还是觉得妈妈怀里最安。反观外甥女的话,倒不存在这种情况。

原本这次,庄海洋有考虑把姐夫母亲也接出来。只不过,考虑到老人家年龄大了,姐夫最终也没同意。当然,老人自己也不愿出国,而是觉得待在家里更舒服。

吃着庄海洋特意挑选出来的草莓,庄玲夫妇也有时间,开始关注着车外途中的风景。乘座大巴车的游客们,也享受到相似的待遇,每人都得到几颗牧场出产的果蔬。

虽然有人觉得数量太少,可导游也略表歉意的道:“这些有机果蔬,都是牧场种植出来的。除了销售给当地的高级餐厅跟酒店,每天保留的数量都不多。

这些果蔬,都是今天刚刚采摘保留下来了。这也是老板特意交待,让诸位尝尝鲜的。接下来,你们在牧场食宿期间,我们也会不定量提供一些,还请诸位谅解。”

“这果蔬,你们拿去卖的话,大概能卖多少一斤?”

“类似这种草莓的话,高价在一百纽币以上。折合RM币的话,大概在四到五百块。不同的果蔬,价格也不一样。可以当食材的果蔬,价格会更贵一些。”

此话一出,那些觉得导游小气的游客也不吭声了。有些吃着小黄瓜的游客,也知道他们吃一根,估计也要近百块。而这一切,并未额外收取他们的费用。

相反一些到过南山岛的游客,却还是笑着道:“渔人这家伙,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方啊!换做其它老板,估计这么几大筐果蔬,还是舍不得免费招待客人的。”

这样的评价,导游们自然不会插嘴什么。事实上,相比接待国内来的游客收费,牧场接待外籍游客的收费,反倒要更高昂一些。

虽说办公司都追求利润,可很多时候对待国内游客,庄海洋还是没打算赚太多。如果这样还有游客觉得不满意,那庄海洋只能说,下次希望这种游客别来了。

当大巴车抵达牧场,从车上陆续下来的游客,很快看到前来迎接的王言明等人。其中最为高兴的,无疑还是王言明的女儿,一眼看到下车的刘婷。

“哇,婷姐姐!妈妈,是婷姐姐!”

说着话的小丫头,直接冲了过来。同样看到王萌的刘婷,也高兴的不得了,直接冲了过去。当两个小姑娘抱在一起时,庄玲跟林欣两个当母亲的,也是哭笑不得。

那怕许久未见,两个小丫头的感情依然浓厚。相比之下,不肯从母亲手中下来的小外甥,还是对牧场充满了好奇。好在,他还是不哭不闹,更多充当看客。

而其它下车的游客,看到距离不远建于树林内的木屋,也觉得这牧场环境确实没的说。有些心急的游客,更是直接掏出手机,开始自己旅行的拍照之旅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