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向日葵小猪

茂国公府的马车就在车队的最前方,楚湛、楚洋、楚源三人披着厚实的大毛领子披风,戴着暖帽,引侍卫们护持在车队周围 ,远远地便看见了迎面而来的楚君澜。

“母亲,是澜姐儿和妹夫!”楚湛忙凑近徐氏的马车,笑着往里回。

徐氏闻言大喜,忙撩起了车帘往外瞧,冷风从窗帘的缝隙吹进了马车,冷得楚桦的脖颈上起了一层鸡皮,他却毫不在意似的,拿了披风给徐氏披上。

“做什么这样着急?咱们左右已是到了,不差这么一会儿工夫。”

徐氏拢了拢肩头的毛领披风,回头时眼眶却是湿润了:“老爷,前儿听你说了淮京的事,我当真是吓得不轻,澜姐儿一个姑娘家,竟摊上了这种事,若不是她有真本事在身上,只怕这会子咱们都无缘再见她了。”

楚桦叹息了一声,点点头道:“你说的是。好在眼下问题都已解决了,往后咱们也在淮京,离着丫头近一些,也好多照顾一些。”

徐氏点点头:“也只能如此了。待会儿咱们出去,见了恭亲王世子依旧如从前那般便可,不能让丫头左右为难。”

“ 我自然知道,你也将我看的太鲁莽了。”楚桦轻笑。

说话之间,队伍已经临近了楚君澜身边,为免耽搁其他人行进, 楚桦与徐氏便吩咐楚湛将马车赶出了列。

楚君澜这时已被萧煦扶着走到近前,笑着行礼道:“湛哥来了,近日来一向可好?”

楚湛 禁不住笑:“我自然什么都好。”

“若菡呢?”楚君澜笑着问。

帆布鞋运动服美女黑长直发靓丽清纯图片

楚湛便道:“若菡在后头陪着祖母呢。”

车帘一撩,徐氏佯作生气道:“这丫头,就只知道问若菡,也不知关心关心我们。”

楚君澜忍不住笑,给徐氏与楚桦都行了礼:“父亲母亲一路舟车辛苦了。”

“不辛苦,我们跟着队伍,安全无虞,走走停停的也全当做在欣赏景儿了。倒是你……”徐氏拉着楚君澜的手上下打量,见她似乎毫发无伤才送口气。

“你这些日瘦的也太多了,当日与淮安王府上的事情我们都已知道了,性命攸关,也难怪你劳心劳神至此。”

楚君澜笑了笑,有些羞涩的凑在徐氏身边道:“那件事还好,虽是惊险万分,到底也没有伤着我半分,我不过是近些日吃不好,这才瘦了些。”

“吃不好?”徐氏一愣,堂堂王府世子妃,怎么可能吃不好,再看楚君澜比从前还要莹润如玉的肌肤以及她羞涩的模样,徐氏灵光一闪:“孩子,你莫不是有了好消息了?”

楚君澜笑眯了眼睛点点头道:“是啊。”

“哎呀,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!”徐氏欢喜过望,拉着楚君澜的手问,“你这会子可有哪里不舒服的?头几个月你还是要多注意,多休息才是。咱们也别站在雪地上,仔细冷着,咱们回车上去。”

楚君澜自然点头,笑着上了徐氏的马车。

楚桦等人自然听见了楚君澜的话,心里也十分欢喜,一家人热热闹闹的便去了茂国公府。

因早做了准备,前头已先将府里家私都预备齐全了,虽府中结构不同了,但各方各院大多还沿用了原先的名字。

一众人在前厅坐下,楚君澜与萧煦便去拜见了茂国公与茂国公夫人。

茂国公面容和蔼,只是懒得去理会楚桦而已,对待除了楚桦之外的儿孙都很和气,茂国公夫人早已习惯了这场面,就知留了男人们在外头闲谈,与女眷们都去了里头的暖阁。

“澜姐儿如今有了很晕, 可要仔细养身子可不能再如从前那样冒险了。”想起自己得知的关于淮安王世子谋逆的消息,老夫人依旧心有余悸。

一家子女眷也都 面色骇然,纷纷告诫起楚君澜。

楚君澜笑道:“当时也是没法子,搏命的时候,哪里能放松呢。 不过现在好了。我眼下是能躺着绝对不坐着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罢了。”

鹿若菡点点头,认真地道:“你若能办得到你说的就好了。只怕你趁着世子出去 ,自个儿在家里胡来,你的婢子又拦不住你。”

楚君澜好笑地道:“说的好似我随时都能上房揭瓦似的。”

一家人闻言都笑起来,鹿若菡也跟着笑了个花枝乱颤。

楚君澜禁不住打趣道:“嫂子如今成了亲,说起话来也头头是道的,这话我可都急着,将来嫂子有了身孕,我也叨叨你。”

鹿若菡的脸一下子红了,跺脚道:“这丫头坏心的很,我好意关心你,你却拿我来打趣。”

一家人又都笑起来。

正当女眷们笑逐颜开之际,门外进来个小厮进了儿郎们聚会的前厅,笑着道:“ 回国公爷,外头来了一位宫里的老爷,是为恭亲王世子传消息来的。”

“哦?快请。”茂国公谨慎,从不会怠慢天子跟前的人,忙起身迎出去。

萧煦也跟在重人身边到了前院里。

来传话的正是景鸿帝身边的赵路,见到众人忙恭敬行礼:“哎呦,奴婢叨扰国公爷了。”

“哪里的话,赵公公前来老朽欢喜还来不及,不知赵公公可是有何要事吩咐?”

“正是呢,皇上有话吩咐给恭亲王世子,”赵路笑着看向萧煦,也不让众人避开,便道:“皇上吩咐了,今儿个除夕家宴,请世子晚上带上世子妃一道参加。”

萧煦朝着新建皇宫的方向行礼,口称万岁,旋即道:“多谢公公,请公公告知皇伯父,我会准时到。”

赵路笑着点头。

萧煦便又问:“不知皇伯父可还邀请了什么人?”

赵路常在景鸿帝身边行走,自然知道景鸿帝对待萧煦的不同,这种事又没什么可隐瞒的,便压大大方方地回道:“皇上只邀了恭亲王府和蔡家,其他家陆续抵达的勋贵和宗亲、大臣们,都没在邀请之列。”

萧煦眸子眯了眯,给了赵路一个大的封红。赵路便大大方方笑着接了,道过谢后才回宫去。

楚桦道:“皇上只邀请蔡家与恭亲王府,贤婿也要好好想想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茂国公就重重的咳嗽一声,骂道:“你手伸的倒是长!”

xiazaitxt